弎弎超想搞事情

失踪人口x不会写文只会写段子

【朝耀】我们的老师

英语老师朝X语文老师耀

梗来自开学第一次地理课我们地理老师凶狠地跟我们说要配合你们物理老师(我们班主任)的工作还花了一节课最后五分钟的时间和我们谈了物理老师的事情,最后表白物理老师ʅ(。Ő౪Ő。)ʃ

我们那个学校没别的优点就是有钱,年轻老师多
(。・ω・。)ノ♡



————————
1.我对我们英语老师的第一印象是——眉毛真他妈怪,第二印象是——卧槽硬果仁长得好帅。

第一印象是眉毛这不怪我,我们班主任也常常在上课的时候打趣说你们再不好好学数学眉毛就会和你们英语老师一样粗。

数学老师是个可爱的霉国人,不过和化学老师不太对盘。

哦,这都跟我要和你们说的没什么关系,抱歉我这人很容易就把话题带偏。

我要说的是——嗯,对我们的英语老师——亚瑟·柯克兰。我们一般喊他柯克兰老师。当然私下里是喊他眉毛痴汉的。

对,我要说的就是他这个眉毛痴汉的故事,痴汉的对象是我们的语文老师。

2.柯克兰老师走上讲台后开口说的第一句话就是“我希望你们能在未来的一年里配合你们王老师的工作,不要给他添麻烦,更不要影响我们班。”

我以为,重点在后一句。

然而,我错了。

据说王老师和柯克兰老师是同一所大学毕业的,两个人差不多大,都是二十多岁比我们大个七八岁,也很谈得来。

所以……每次柯克兰老师上课都会和我们讲一些他们当年的一些事情……但是是用英语。

妈的!!用英语他妈谁听得懂?!

好在我们班班长——罗莎·柯克兰,别误会,她和那个柯克兰没有关系。她是个硬果仁,可以很快地把事情速记下来,然后在下课的时候翻译给我们听。主要是翻译给她同桌王春燕听。

王春燕是个可爱的小姑娘,咱班没有一人讨厌她,甚至有人在私下里评她为班萌。

班花是王老师,班草是每一个觉得自己帅气的女孩子。哦,差点忘了,班花还有班长大人入选。

燕子和罗莎是室友,平常总是腻在一起,对,腻在一起。如果你感兴趣我以后说给你听,不过现在我要说的是眉毛痴汉的事。

给你摘录几段他上课说的话,你们感受下:

“你们王老师在大学的时候和我是室友,当然现在也是,(这里我插一句,我们学校的老师也是要住宿的)以前中午去食堂吃饭的时候,耀他都是皱眉用一种看着垃圾的眼神看着午饭。后来他就亲自动手下厨了。啧啧,我跟你们说那味道真的是——啊,不过没我做的好吃。”

“阿尔和伊万那俩熊孩子又吵起来了是吧,正常正常,咱们关门关窗户别让他们影响我们上课,等,我还是出去说一声,让他们换英语或者俄语对骂,免得你们王老师嘲讽他俩普通话不标准。(出去又回来)我的普通话说得还是挺标准的对吧,你们王老师都夸我普通话说得好,最近他在教我文言文,啊,来说到教学这个词我们就来举个例子。你们把这句话翻译成英文:王老师教柯克兰老师文言文(这句话是中文没错)。”

3.哦,每次语文课都是很令人心情愉悦的,如果忽视不断地在门外走动的柯克兰老师的话。

有的时候王老师笑了,我这个坐在窗户旁边的人还能清楚地听到快门声。

王老师上课夸了一个同学或者摸摸同学的头表扬他的时候,那个同学在英语课上都会被虐得很惨,当然,没人敢告诉王老师这事。

柯克兰老师在喊同学起来回答问题的时候,也就是准备开始虐人的时候都微微一笑,轻轻吐出一句话:“如果我听到有谁告诉王老师这种事,那么我会奖励他一块司康饼~~~”没错,说这句话的时候尾音上扬,吓得我们大气都不敢出。

隔壁班也就是柯克兰老师他们那班的学生曾经给我们描述了一遍那个司康饼的可怕。为了不影响你的心情不给你留下难以磨灭的心理阴影我还是不做阐述了。

总之司康饼是那种连布拉金斯基老师也就是我们的化学老师都将它归为和高锰酸钾等一系列具有腐蚀性,毒性的生化武器。生化武器这个词是从我们的美术老师波诺伏瓦老师嘴里说出来的。

4.当然,柯克兰老师人挺好的。如果考试考的好,他就会奖励我们全班一人一个杯子蛋糕。

他做除了司康饼以外的甜品的味道都还不错。

下周运动会,据说运动会结束的后一天就是王老师生日了,也不知道柯克兰老师打算送什么礼物。

啊,不管了,我得去写作业了,以后有机会再聊吧。


——————
如最后一句话一样,我得去写作业了QAQ

绝望地哭了出来|・ω・`)

评论

热度(50)